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房产
装修
汽车
婚嫁
健康
理财
旅游
美食
跳蚤
二手房
租房
招聘
二手车
教育
茶座
我要买房
买东西
装修家居
交友
职场
生活
网购
亲子
情感
龙城车友
找美食
谈婚论嫁
美女
兴趣
八卦
宠物
手机

苟晶在找真相,我们在找希望公狐狸精报恩记

[复制链接]
查看: 48|回复: 0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0692
发表于 2020-6-29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码头青年(matouyoung)
作者:边城蝴蝶梦


山东近来被曝出的两个高考替考受害者,看着令人特别难受。穷人家的孩子拼尽全力,想靠高考跳出农门,改变人生。可是她们不知道,命运早已将她们选为弃子,并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两个悲剧中,陈春秀的剧情相对简单一些,苟晶的遭遇,完全可以撑起一部长篇小说。
苟晶是山东济宁人。和陈春秀所在的聊城一样,济宁也属于鲁西南地区,这是山东最穷的片区。

济宁下面有两个地方很有名,一个是曲阜市,一个是梁山县,分别是孔子的家乡和梁山好汉的啸聚地。

孔子想不到,两千多年后,自己的家乡竟然沦为“高考大盗”横行的地方。梁山好汉可能也要被气死,自己替天行道劫富济贫,而后代们却反过来操作了。

1997年,7月的某一天,苟晶从家骑了几十里路赶到济宁实验中学查看高考分数。
苟晶家在农村,家庭赤贫,每年交学费都困难。和陈春秀一样,这样的家庭供不起几个孩子上大学。陈春秀是哥哥主动退出,把上大学的希望留给了妹妹。
苟晶有两个妹妹,她上高三时,比她小三岁的二妹正上初三,成绩不错。比她小六岁的小妹正在上初一,成绩也不错。但家里负担不起三个女儿的学费,必须有人做出牺牲。本来苟晶作为长女,应该退学去打工,但她体弱多病,体格好的二妹主动做出了牺牲,退学去餐馆打工。16岁的她,一个月只能赚30元,这笔钱全部交给父母,用来供苟晶和妹妹上学。
很多农村人认为女孩子既不能做农活,又迟早会嫁出去,不值得上学。但苟晶父母支持三个女儿读书,因为这是走出农村唯一的出路。
苟晶初三毕业时,有老师劝她去读师专,这样毕业后可以当老师贴补家用。但是苟晶不甘心,她想去读高中上大学,学更多的东西。
苟晶承载着全家的希望,她也一直不负众望。
中考免考,保送到济宁最好的高中之一,济宁市实验中学。在这所高中,苟晶又考进了尖子班。对于这个班的学生来说,上本科不是问题,差别只是上哪个学校。

当年的高考满分是900分,苟晶在平时的历次模仿考试中,分数从未低过650分。这一次,她也信心十足,因为她是尖子班中的尖子生。从小学到高三,她一直都是班上成绩最好的四五个人之一。只有一次考了第18名,她还大哭了一场。
可是在人生最重要的一场考试中,她“考砸”了,只有500分出头,全班最低分。1997年,山东的大专分数线是580分左右。苟晶的“分数”,连大专都不够。

苟晶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班里61个同学,她是倒数第一,倒数第二上了大专,其他59位同学全部上了本科。
苟晶的这些同学大学毕业后,很多都成了各行各业的精英。

朱德举,东北林业大学毕业后留学美国,现为湖南大学教授;程德强,中国矿业大学博导教授;冯翠典,浙江外国语学院教育学院学前教育系主任;廉立芳,山东交通大学教授;孙福勋,山东省蓬莱市财政局局长。

在这张高三名单中,据说有八个博士,四五个教授。
一场考试定终生,又误终生。如果人生没有被篡改,苟晶的上限又在哪里呢?

一个19岁的孩子肯定想不到有人已经偷走了她的人生。她不信命,决定复读一年。

残酷的高三复读生活,远不是再读一次高三那么简单。虽然压力巨大,但苟晶的成绩依然稳定。在高考半个月之前的模拟考试中,她还考了全区第四名。
第二次高考,苟晶自认为发挥得更好。无论是仔细的程度,还是答题的速度和效率,以及时间的控制,她都尽量做到了最好。在选择题上花多少时间,在问答题上花多少时间,以及大题和小题的时间分配,她都把控得很好。
到了高考查分数。她在隔壁邻居家,通过电话查询获知了分数,只比去年多两分。她不敢相信电话里的声音,又跨上单车,骑了几十里去学校看分数。结果还是一样。
此时的苟晶并不知道,自己的学籍早已在上一年就随顶替者去了北京。而顶替她的人,正是自己班主任的女儿。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苟晶闭门不出。这个刺激太大了,家人都以为她会想不开。村里曾经有人因高考没考好自杀,父母就派小妹跟着她。最后苟晶决定认命,去读那所没填过志愿的民办中专学校。
这所学校位于湖北黄冈,一片荒凉,学费昂贵,一年要6000多块。诡异的是,入读后她发现,除了五人来自外省,其余同学都来自山东济宁或潍坊。而且大家几乎都没报过这所学校,都是突然收到了录取通知书。
学校负责招生的老师告诉她,山东的学生是最好招的。
学校向全国招生,为何山东学生这么多?山东那么大,为什么多是济宁潍坊?这些疑问,不但困惑着20岁的苟晶,也让很多人感到蹊跷。
网上有人讲了一个类似的故事——大约是2004年、2005年的样子,有个朋友在某野鸡中专临时代课,他告诉我一件很奇怪的事,这个野鸡中专有一部分初中毕业的学生,普遍都很差。但是也有一个班,是从一个遥远的西部省份招收的高中毕业生,一个班五六十人,全部来自这一个省,这些学生一个个都特别老实,而且基础知识都特别牢靠。以他的看法,这些学生无论如何都不该来这种野鸡学校上学啊!这个野鸡学校烂到根本就不像个学校,山野之中一栋破楼而已。他没给这些高中毕业的中专生代过课,他只是对隔壁班这些学生感到好奇和疑惑。
这个故事是不是真的,我不能确定。苟晶的经历却与此惊人相似,让人不寒而栗。
苟晶被分在发配电专业。第一年,她经常哭,想不通为什么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加上在这样的学校实在也学不到东西,还要交昂贵的学费,第二年,实在受不了的她,萌生了退意。一家温州私营企业到学校招工,300名面试者选20个,苟晶被选中。几百天前的学霸,就这样成了一名厂妹。
没多久,她离开温州,来到了杭州。
世纪之交,旧事物在退场,新事物在萌发。
当时的杭州,远没有今天这么多机会。苟晶的最高学历是高中,只能做一些低技术含量的工作。她的第一份工作是推销洗发水,没有底薪,卖多少提成多少。


她身无分文,买不起自行车,推销只能靠走。她还被骗入传销团伙,所幸及时逃出。
这样靠力气的不体面生活持续了好几年。直到后来进入一家通讯公司,她才脱离体力劳动。在这家公司,苟晶的学霸体质展现出来了。她很快就学会了电脑的操作,通过电子表格管理团队绩效。她三个月的软件销售额,抵得上公司前三年的销售总额。
因为没有学历,又需要在家带孩子,苟晶最终进入了不需要学历的电商行业。
那时,她在杭州的家是租来的,面积太小,只有20多平方米。最终,苟晶决定卖饰品摆件,压货少,不占地方。很快,苟晶就掌握了开淘宝店的全部技能,包括用电脑PS。这个聪慧的女子,做学生时是学霸,工作后是达人。

因为苟晶的能力和人品,她的合伙人都很信任她。没人在乎她的学历,甚至没人相信她没上过大学。她的谈吐、气质,根本不像没读过大学。

即使被剥夺了阶层上进的敲门砖,苟晶依然依靠自己的才智和努力,从黑暗中从泥泞中突围而出。

随着收入水平提高,苟晶买了车,又买了房。房子位于一所大学的对面,可以“离文化近一点”。
苟晶育有一儿一女,大女儿已经考上了大学。怨恨和遗憾,已在苟晶的人生里谢幕。现在,她只想要一个真相。
其实早在2002年,苟晶就已经知道部分真相。
苟晶一位在北京上学的同村好友,发现隔壁学校有一个“苟晶”,同样来自山东济宁。她以为这就是她的好友。相约见面后,发现是另一个人。她把这事告诉了苟晶,怀疑的种子就此埋下。
2002年,苟晶的档案资料等寄到了老家镇上。在镇政府工作的亲戚看到后,找苟晶的父亲去看,却发现地址和照片都不对。
班主任的女儿回到家乡当老师后,更是让这个骗局捂不住盖子了。
于是,在2002年,苟晶收到了一封“道歉”信。
这封信是她的班主任、语文老师邱印林写来的。
“我的女儿没有像你这样聪慧,智商有点欠缺,她不争气。我作为一个父亲,非常不容易。1997年,我在很无奈的情况之下,才让她顶替了你的成绩去上大学。作为一个老师,我这样做,的确有违师德,但是请你原谅我。”

与其说是道歉信,不如说是说明书。
这封信寄来的时间相当有讲究。这一年,苟晶的小妹在济宁市实验中学升上了高三。邱印林这时已经是学校的教导主任,尽管他不教小妹,但突然开始关心起小妹。
高三下学期,邱印林拿了一些复习资料给她,并询问苟晶的情况。他还邀请小妹住到他的家里,说只有他和老伴在,环境比较安静。小妹觉得突然,委婉拒绝。邱印林又给了她一封信和500块钱,请她转交给苟晶。
邱印林不愧是老教师,对人心的把握特别到位。接到信后,苟晶果然没有爆发出来。为了全家最后的希望,她把委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为了忘记这段屈辱和伤痛,她拿起了佛经。
虽然她不敢去做些什么,但谜团却从此在心中生发。
她第一次高考,500分根本上不了大专,老师的女儿是如何用她的成绩上了大学?如果第一次是假的,第二次的成绩是不是也是假的?可是她第二次高考又通过电话查到了分数。第二次是真高考,还是一场戏?卷子是否真的被批阅和登记分数?

这些疑问,没有答案。唯一有答案的是,这一整套天衣无缝的操作,肯定不是老师一个人能完成的。
苟晶认为,她被顶替两次的可能性很小。如果她第一次高考之后不再复读,直接步入社会,那就算了。可是她还要复读,那么她的班主任就必须再操作一次。他不能让苟晶进入系统,否则假苟晶就会曝光。他不能确定苟晶还会不会再复读一次,为了保险起见,他把她弄到了一所不要档案的中专。
这么多年来,苟晶很少和同学联系。一个班上的学霸,最后沦落到一所野鸡中专,给谁都无颜再见江东父老。十几年来,苟晶去了哪里,在做什么,过得怎么样,同学们都不知道。
2015年,苟晶被拉到高中同学的群里,同学们这才了解她的过去。
这么多年,大家一直特别为苟晶惋惜和不忿。苟晶看过同学发来的照片,发现顶替者、邱印林的女儿和她有几分相像。她不禁怀疑,老师是不是早就盯上自己了?自己的性格、家庭背景、成绩,班主任老师最为清楚。他为此准备了多久?
这些疑问一直折磨着苟晶。这次山东替考事件引发了巨大的舆论狂潮,苟晶的领导和好多同学都发来新闻链接,趁着风口,苟晶决定讨要真相和公道。
6月22日起,苟晶在微博上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并上传了在山东省教育厅网络平台实名举报此事的截图。
网络的影响还是超过了她的预计。
发帖第二天,6月23日,邱印林就摸到了苟晶接庄镇的老家,拜访她独居的母亲。苟晶的父亲,两年前已经去世。在世上的最后几天,父亲还主动说起了她被顶替的事。虽时过多年,但老父亲依然愤怒。他是带着万般不甘离开的,至死他也没看到坏人被惩罚、真相被找回。
邱印林带着妻子、女儿和女婿,自称路过,顺便来看看。一行人提着一兜桃,一箱奶,两小盒五斤装的大米,进屋“拉呱”。
苟晶的老家
邱印林说在杭州有亲戚,第二天要去看望,想顺便看看苟晶。他知道苟晶二妹的孩子今年要考高中,还特意问要不要考济宁市实验高中。

临走前,邱印林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要塞给苟晶母亲,但被拒绝了。
从头到尾,他没提当年高考的事,更没有道歉。
6月24日,邱印林又出现在了湖州。帖子爆了之后,苟晶就躲进了朋友在湖州的工厂,没告诉任何人。可是不知为什么,邱印林知道她在哪里。这让苟晶很害怕。
工厂前的监控录像显示,6月24日12时28分,邱印林带着两个穿白短袖衬衫的人,从一辆白色的小轿车上下来。
骗过门卫后,邱印林进到楼里,一边喊“苟晶”,一边逐层找人。一直爬到四层的食堂也没找到苟晶,邱印林就出来了。
半小时后,苟晶从窗口看到邱印林在厂门口一脸愁容地打电话,顿觉一阵心酸。
虽然邱印林偷走了她的人生,让她备经坎坷,但苟晶依然尊敬老师。她认可他的教学水平,对学生也非常尽心尽力。抛开被顶替这件事,她认为老师绝对是恩人。如今的事业有成,苟晶认为这也得益于老师给她打下的语文功底。
6月22日发帖那天下午,苟晶就接到很多来自济宁的电话。
6月24日下午19时24分,老师一行三人离开。没多久,济宁市任丘区的调查组赶到,与苟晶相约第二天面谈。
6月25日,调查组问话7个小时,然后邱印林也就默契地消失了。
事件发酵后,山东济宁当地对此很重视,成立了专案组调查。一方面是调查真相,一方面也是想消除影响。
苟晶压力很大。已经上升到了“在全国网友面前破坏了济宁的正面形象”的高度,她承受得起吗?
苟晶的左右为难,都被她写进了微博。
“济宁中考在即,亲友的孩子正欲参加中考。所有能劝我删帖的人都动员了,我要因为自己求一个公道,让亲友为难,让亲友的孩子也跟着受牵连吗?自己再苦再难,我都能熬,让身边的亲友受牵连,我……”

苟晶担心,“如果坚持为自己讨公道,就有可能再搭进亲友家的孩子上学的道路。我们整个大家庭的软肋正在被所有的人寻找。”
老家的亲戚也发了脾气,
“为什么要把事情闹这么大,我们还要不要在这里混了?”
”你做这些事情,有没有想过后果?“

在一些人眼中,苟晶不是一个受害者,而是一个胡搅蛮缠的人,不顾地方政府的大局,不顾亲戚朋友的感受,只为自己所谓的“公道”活着。
是的,苟晶错了,错在不懂得逆来顺受,非要吵醒那些黑屋子里的酣睡者。公平正义,在这些人眼里,连个屁都不是。只要不公没有落到自己头上,哪怕洪水滔天,也不关我事。身为弱者,却站在强者一边指责弱者匍匐的姿势不够优雅,影响了市容市貌。
这样的土壤有毒。
苟晶想要一个答案,也是为了给去世的爸爸的一个交代。家祭无忘告乃翁。如果看到女儿洗白了冤屈,这个一辈子隐忍忠厚奉献一生的农民,他的在天之灵,想必也会得到极大的安慰。
作为山东人,她觉得家乡像一个病人,需要医治。
我将自己现在内心的感慨倾诉一下:首先,我省能下决心彻查全省冒名顶替的事情,这份决心,非常值得点赞!刮骨疗伤的勇气,不是谁都能拿得出。其次,不是所有的人都想遮盖事实,息事宁人,所以那些想尽各种办法让我删帖的人,你们是想要掩盖什么?!牵连到我的亲友及亲友孩子的中考命运,谁给你们的胆量想要只手遮天。再次,我发布自己被顶替的事实,是想要知道诸多我不知道的答案,一番神操作,怎么就能瞒天过海、天衣无缝地被弄到湖北的中专去了,我只想要答案。最后,我也表明一下我的决心,我已皈依佛门,看淡了生死,请别用亲情、友情等牵连给我来硬的,天堂里已经有我的父亲,世上有我的母亲,活着我可以陪着母亲,万一了我就去陪我的父亲。我只想要答案!

什么叫大义凛然?这就是。苟晶是居士,她肯定已经悟到,佛法不在灵山,而在世间。

她可以放下个人恩怨,却又决意寻找真相。没有真相,就没有公理和正义,更多的人还会沦为受害者,不在此时就在彼时。

我们常感慨英雄不再,其实苟晶就是英雄,和命运搏斗,和不公抗争。她是我们这个时代大写的人。

而那些从苟晶亲友下手、拿亲情做筹码,这些既不高明更不人性的手段,无法让苟晶消声。

这事发酵至今,已经进入了全国的舆论场,删帖必定会造成次生灾害,派生出另外的解读。
首先要明确,影响济宁形象的,不是苟晶这样的受害者,而是苟晶的班主任邱印林,以及替考黑产业链上的众多黑手。
向苟晶施压,于事无补。
解决之道应该是彻查背后的利益链和腐败链,严厉追究犯罪分子的刑事责任,一个都不放过,哪怕已是成年旧事,哪怕涉及人数众多。
惟有清算过去,才能抚慰人心。
想一想,一个农家孩子寒窗苦读十余载,寄托着全家的希望,但到了最后关口,却被另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家轻轻巧巧地顶替。谁能不痛心?谁又能忍心?
虽然早知社会的残酷,但无数人依然相信高考可以改变人生,高考也是人生最后一次不看背景的竞争。
正因为相信高考是公平的,所以不管生活有多难有多苦,很多人家还是咬着牙让孩子上学读书,为的就是希望孩子能靠知识跳出农门,流动到其他阶层。
但是接连曝出的高考顶替案,实实在在寒了他们的心。
一旦最弱者们不再相信公平正义的存在,一旦他们心死如灰心冷如铁,这才是一个社会的至暗时刻。
对顶替真相的探寻,对公平正义的呼唤,是为了陈春秀和苟晶,也是为了我们自己。否则,丧钟将为我们而鸣。


长按关注>>>关注
点一下在看给小编加鸡腿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6-2014 鄂式破碎机|反击式破碎机|破碎机设备|破碎机价格|振动筛|破碎机生产厂家-中科破碎机网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客服电话:0791-88289918
技术支持:迪恩网络科技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